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vtnradio.com/,RB莱比锡

婴儿生下来就要依赖于关系才能活下来,此后的成长,也离不开关系。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从家庭的关系中被孕育,孕育出对人的爱和理解,然后再走向社会,用爱和理解建立社会情感。这样才会完成一个人从家庭情感到社会情感的成长。

歌德有非常幸福的家庭支持系统,母亲出身名门,阳光快乐,喜欢读书,歌德童年是在母亲的童话故事中度过的, 父亲博学,热爱艺术,奶奶花样翻新地陪他吃、陪他玩,外祖父、外祖母家也多的是好吃的、好玩的东西给他。

歌德的童年就是一本幸福的画册,翻到哪一页都有幸福溢出,每一份关系里的爱都是饱满的,那些充溢心灵的回响,为幼小的歌德延伸出爱的能力。

当一个孩子从家庭关系中获得了爱,这份爱就是未来关系的种子,会开出不同爱的花朵,与朋友的友谊之花、与异性的情感之花、与自然的热爱之花、与书籍的痴迷之花。

歌德从爱的家庭走出,无论是友谊,还是情感,亦或是热爱与痴迷,这些不同色彩、不同形态的花朵开满了他的一生。

贝里施比歌德大10岁,是一位宫廷教师,在歌德因为写诗得不到支持最孤苦无助的时候,贝里施就像黑暗中的火把给了歌德极大的鼓励。因为贝里施的欣赏,歌德又重新回到了诗歌的王国。

只是好景不长,这段友谊不久就被恶意终止了。当时有一个叫洛狄乌斯的教授写了一部迎合市民的诗剧,歌德觉得写得太无聊了,就写了一首打油诗进行吐槽,结果激怒了这位教授,打听到贝里施在支持歌德,就勃然大怒,臆测是这个人在怂恿歌德,就给宫廷里管事的伯爵施加压力,让他们解雇贝里施,贝里斯被迫走了。

歌德异常的气愤,觉得自己的友谊被这些阴谋给玷污了。他用诗表达了自己的愤慨:

贝里斯走后的一段时间,歌德一度心情十分糟糕。他失魂落魄,对朋友大发雷霆,也不再写诗。

贝里施走后,歌德不想再写诗了。他少年时在法兰克福画过的一些画,得到了法兰克福的一个教授的夸奖,被夸是个小天才,于是歌德想去尝试一下绘画。当时莱比锡大学绘画学院的院长就是埃席尔。

埃席尔教授温文尔雅、学识渊博、见解独特。他讲课就像涓涓细流,沁人心田。歌德非常喜欢埃席尔教授。埃席尔也非常喜欢他这位才华出众的学生,曾经是想要把他培养成出色的画家呢!

埃席尔不反对歌德写诗,歌德也发现自己学画的这段时间,还是对诗歌念念不忘,无论什么样的心情都想用诗歌的形式,表达自己的感情。但是诗歌对自己的伤害太深了。于是歌德在埃席尔的介绍下,又与当时的另外一个艺术家学铜版雕刻。

有一天在课堂,歌德完成了一副油画,他情不自禁的用诗歌来表达这幅画的内容,同学们哄堂大笑,以为他会被赶出去。但是和蔼可亲的埃席尔教授却微笑着对歌德说:“你的诗很优雅,听起来挺美,艺术是相通的,了解一下绘画艺术吧!它也许对你的诗歌有帮助。”

歌德当时非常感动,他发现自己的傻气,总是在适合的时候,被人接受,他真想拥抱这位教授,叫他一声“亲爱的父亲”,埃席尔教授是像贝里斯一样欣赏他、赞美他的人。

在埃席尔的家里,他给歌德端上热腾腾的咖啡,让他去钻研一下温克尔曼的思想。此后歌德泡在图书馆里,就像饥饿的婴儿,贪婪的汲取古希腊、罗马的艺术。在这个过程中,歌德渐渐地领悟到他自己创作中的那些纤巧、繁琐的问题,在自我认识方面又有了极大的突破。

一个人最重要的成长就是客体经验,这个客体就像一面明亮的镜子,让你看到自己的美,也能让你看到自己的不足,并且能够激励你,让你看到希望。每个孩子的成长都需要这样的老师,并不是直接的给你批评,而是用微笑引领你,用书籍和自己的体会获得成长,在成长中自己看到那些问题,获得内在的对问题的思考。

失恋是每一个年轻人都会遇到的,像歌德这样多情的诗人,更容易沉沦在失恋的情感里。

歌德喜欢上一位姑娘,但是这位姑娘,却并不理解他,歌德为此失神伤感。他的隔壁住着一位神学院的学生,他想,这个离上帝很近的人,也许会给他一些明示。

这个学生特别有意思,建议歌德去德累斯顿,那里有很多的画廊,可以欣赏画,还可以住在他的一个亲戚那里,他的这个亲戚很特别,可以让人内心平静下来。

神学生拿出老鞋匠写给他的信,给歌德看。歌德德看了信,发现老鞋匠是一个乐观豁达又自信的人。

老鞋匠住的地方很简陋,他就坐在门口的一个小凳子上给人修鞋,他穿着一条能盖住膝盖的围裙,地上、身上都是皮子的碎屑。

歌德把自己的两个剧本给老鞋匠看,老鞋匠说歌德是位怪先生,想给穷苦人和下等人宣布福音,这样模仿主是值得赞赏的,但是主却喜欢有钱人的凤仙花味,歌德应该去找有钱人,而不是来老鞋匠这里,他这里的味儿是和凤仙花相反的。

老鞋匠年轻的时候,也喜欢一位美丽的姑娘,这位姑娘让老鞋匠的生活充满了阳光,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告诉过她,直到这位姑娘已经嫁人了。老鞋匠知道她生活得很好,就很安心了,看着她幸福,仿佛自己也很幸福。

歌德想到了自己喜欢的那个姑娘安妮特,她想只要她生活的快乐,还有什么好遗憾的呢?这样一想,心情就豁然开朗了。

老鞋匠就是歌德的涵容客体,对于歌德自己不能处理的认知情绪,他都丢给了老鞋匠这个容器里面,老鞋匠就像他儿时的妈妈一样,用他的人生智慧让歌德看到,真正的爱不是思之不得,而是看她幸福,她带给你的阳光快乐已经足够。

真正的学习都来自于有滋养的关系。歌德通过埃席尔的影响,建立了与古希腊、罗马艺术的连接,觉察了以往诗歌创作中的不成熟,把对古希腊、罗马艺术的理解,融入到诗歌创作中,这是歌德诗歌创作中的又一次成长。通过老鞋匠,歌德感受到了平凡中的智慧,懂得了真正的爱是内心深处的体会。

歌德的三段友谊都让他获得了与众不同的成长,让他从少年沃尔夫冈,向伟大的歌德又迈进了一步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