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vtnradio.com/,RB莱比锡

旁白君:1519年6月至7月间,在莱比锡举办了一场针对路德的大辩论。此场辩论,标志着路德与罗马教廷的彻底决裂。

夏季的普莱森堡显得分外阴冷,一场辩论却在城堡内的大厅中燃烧郁烈,路德更是一腔的怒火。

卡尔施塔特已经被约翰·埃克逼迫地词穷理尽,嘴里只剩下了一些谩骂和耍赖般的坚持。

路德准备起身,好友梅兰希通却用手稳住了他,“马丁,别激动!约翰·埃克就是要激怒你,让你亲自参与辩论。”

路德坐了下来,怒气已经不可遏制,“他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,我还能不站出来,你让在场的所有学生们,还有跟随我的信众该如何看待我!”

“莫急,莫急,我看不如让卡尔施塔特先休息一下,我们两个给他指导一下如何?”梅兰希通好言抚慰着路德。

路德摆了摆手,“没用!卡尔施塔特已经词穷,而且快被约翰给驳斥地体无完肤了!让我亲自上去会会他。”

路德又一个起身,被梅兰希通拽住了袖口,“你这样正是中了他的计谋。你忘记了年初与腓特烈帝以及教宗的约定了?”

路德这次没有坐下去,他看了看台上的埃克,而此刻埃克也看了过来,表现得更是斗志昂扬,满脸对路德的不屑之情。

“我才不管什么约定!况且,约定也明明说好了,要让我不再辩论和发表文章,除非教会不再继续发言驳斥。可是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,明明是教会指派他来挑起事端,我怎能只听不理!”路德声音越来越大,指着台上的埃克,随即甩开了梅兰希通的手。

说话间,整个大厅众人的目光,早已经不再是台上的埃克与卡尔施塔特了,路德的学生们更是群情激愤,嘴里大声呼喊着路德的名字,叫他上台。

梅兰希通还想劝说些什么,但路德已经冲到了台上,卡尔施塔特如同被解救一般,躲在了路德的身后。

埃克轻蔑地笑了笑,“怎么,马丁你终于忍不住了,是想上来向我忏悔,收回你不敬教会之词吗?”

路德“哼”了一声,站在台中央,“不敬教会?众所周知,罗马教会的权威和地位,只不过是近400年来,由人所建,并非我主耶稣所赋予。”

“什么?路德!你竟敢如此狂妄无礼,藐视教宗和整个教会!”埃克与路德多年好友,只是近年来两人因教义争执越发疏远,埃克却万万没有想到,路德已经错的如此之大,偏离教会如此之远。

路德没有搭理他,继续说到,“没有我主耶稣,哪来的教会?教会自建立以来,已经让信众对耶稣基督的信从,渐渐沦为了对教会权威的盲从。”

“路德!”,埃克听闻路德如此违逆之言,气得浑身哆嗦,大喊一声,“好!今天我就拿出证据,让你相信,教会的权威从何而来。”

路德几句话,轻易就扳回了卡尔施塔特失势的局面,此刻他倒是想听听这位老友如何辩解。

埃克深喘一口气说道,“我主耶稣诞生的第一个世纪,罗马有位神父就写了一份文书,书中提到了罗马教会享有众教会的首领地位。这份文件清清楚楚地表明,教会的权柄不是来自任何人,而是来自于我主耶稣!”

路德却轻蔑一笑,“你说的这位神父所写文书,我也看过。但我对此有诸多疑问:其一,在第一世纪,罗马人尚未确认教会合法地位,此书高扬教会权威,实是可疑;其二,书中所用拉丁文法与词汇,并非早年惯用,文风也甚为怪异;其三,一位神父所书推举教会地位之文本,被教会刻意宣扬夸大,你不觉得更加可疑吗?”

梅兰希通知道埃克博学,神学功底深厚,此书梅兰希通也曾有所知晓,但他从不知道,路德竟然认为是伪造之作,简直有些匪夷所思。他不知道路德为了辩论故意如此来反驳埃克,还是真有其是。

“什么?伪造!?你竟敢说此书是伪造!简直是狂妄!”埃克本想难为路德,竟然被他几句话呛得无言以对。

埃克在台上来回踱步,不断摇头,“好!既然你说这本书是伪造,那么,你可承认《马太福音》是真实的吗?”

埃克停了下来,“既然这个你不能否认,那么我问你,《马太福音》第十六章第18节怎么说?”

路德轻轻一笑,缓缓走到台前,面对着底下的学生,开始朗诵:“我还告诉你……”

一旦起了头,路德的学生们便齐声背诵完了后面的部分,“……你是彼得,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,阴间的势力不能胜过它。我要把天国的钥匙交给你。凡你在地上捆绑的…… ”

“好了好了,就到这里吧。”学生们的朗诵被路德的手势所打断,但仍有几个小声背完了最后几句:“在天上也要捆绑;凡你在地上释放的,在天上也要释放。”最后几句的声音渐渐稀薄。

埃克耐心地等待全场安静下来,此时信心已经回到他身上,“既然你不否认福音书,那么你当如何解释耶稣基督的这话,要让彼得建立教会?”

路德一脸不屑,“约翰啊,亏你还是神学家,研学圣经数十年,日夜朗诵经书,却有视无睹、有耳未闻。”

路德点了点头,连台下的听众和梅兰希通都第一次听人说这句话通常的理解是错的,只听路德说到,“我来问你,使徒彼得的名字:‘彼得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错!‘彼得’原意是指小石头,拉丁语是Petrus。”路德缓慢地解释说。

“这不就明白了。Petrus是Pedra的小词。”路德指出了其中的联系,但还是卖着关子没说明白。

埃克急地差点要走过来掐住路德的脖子,路德摆摆手徐徐说来,“由此说来,《马太福音》中这句话‘你是彼得,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’,并非是你所理解的意思:我主耶稣要让彼得建立教会。而是耶稣对彼得说:你只是一块小石头,教会不能建立在小石头上,而是要建立在磐石上,这句话中的‘磐石’指的就是我主耶稣基督。”

路德顿了顿,看着埃克说,“因此,这句话中我主耶稣用了比喻,说使徒彼得不能担当此大任。”

埃克这才终于明白路德的意思了,但他坚决不承认路德理解的是正确的,一边摇头一边说,“你这是强词夺理!按照你的想法,人人都有解释《圣经》的权力,那么,每个人理解的并不一样,如何确保你自己理解的,就是真理、就是圣言。”

路德已经胜算在胸,“你说的没错,每个人都有理解《圣经》的权力,并非一个罗马教会能够统一管理和解释。人人都能够因信称义,只要他是虔诚所向。”

此时路德已经转向在坐的听众,“我们不需要教会教我们如何理解。就刚才这句话来说,你们教会的解释,就误导了我们信众数千年!”

“对!我们不需要罗马教会!不需要教宗!”台下一位激进的学生大声回应,引起众人一同呐喊,“不需要教会!不需要教宗!”

埃克见众人一同呼叫响应,气愤之余叹了一口气,语重心长地走到路德身边说,“马丁,你这是在走一百年前、被判为异端邪说的扬·胡斯的老路,你这是在造反!作为朋友我劝告你,你也想被火刑烧死吗?”

路德一脸大义凌然,“千年以来,众多耶稣的使徒、圣人,被烧死的还在少数吗!我路德只是不承认教宗的权威,否认罗马教廷的权柄,但并不表示,我要造反!”

埃克仍动之以情地劝说到,“马丁啊,历史上异端所带来的造反和流血,还少吗?我劝你还是醒醒吧!”

此时路德已经无法听进去任何劝告,面对着观众大声说,“既然这位神学家已经说了,我们是胡斯派,那我们就大胆地承认这一点,我们不需要教宗!不需要教会!”

今天一天都好忙碌,或许是周一的原因,新的一周,总是新的收获。 早上去了银行,公积金管理中心,接到网通的反馈处理电线

真相只有一个咯:看别人踩的坑,自己做运营时多注意这些坑咯~ 专题活动简介 受众:参加2016年互联网春季实习生招聘…

试想一下,如果你是一个纽约家境优渥拥有八分脸蛋完美身材的25岁女生,住在上西区经典的六室套房里,有当副总裁的老公和…

一 清早吃完饭,我看儿子还在看电视。一来想让他休息一下,二来想锻炼他干家务活,我就说:“尚尚…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